黄冈作文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体裁作文 > 续写改写 > 正文

续写改写

石壕吏改写作文

admin2021-01-28续写改写433
石壕吏改写作文10篇。  无论在学习、工作或是生活中,大家都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到吧,作文可分为小学作文、中学作文、大学作文(论文)。如何写一篇有思

石壕吏改写作文10篇

  无论在学习、工作或是生活中,大家都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到吧,作文可分为小学作文、中学作文、大学作文(论文)。如何写一篇有思想、有文采的作文呢?下面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石壕吏改写作文,欢迎阅读与收藏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1

  石壕吏改写唐代“安史之乱”发生后的一天拂晓,晨雾笼罩着大地,石壕村一片死寂。

  这时,杜甫就要起程赶路了,他紧紧握着外逃一夜刚刚回来的老汉的双手,默默告别。他步履艰辛地走着,一路野草遍地,哀鸿惨叫,民不聊生的景象。他触景生情地想起了昨夜的一幕:昨天,杜甫匆匆赶路,夜幕降临时,才走到石壕村。他不得不到一个老百姓家里投宿。这家的老夫妇俩热情地接待了他。深夜,路途疲倦的杜甫刚刚躺下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接着就是一阵粗暴的叫骂。老汉一听知道抓丁的又来了,就慌忙翻墙逃跑了。老妇人颤抖着去开门。“男人呢?快把人交出来!”差役一进门就叫嚷着。

  他们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睛,在火把的照耀下,好似一群魔鬼。老妇人伤心地哭诉道:“我的三个儿子都到邺城防守去了。最近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,他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。死的人已经长眠地下,生的人又能苟活几天呢?唉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差吏暴跳如雷:“少废话!屋里还有谁?把人交出来!”老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,悲悲切切地说:“家里再没有什么人了,只有个吃奶的小孙子,就因为他太小,他的母亲才没有改嫁。她进进出出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,怎么好出来见人呀?”“那也不行!”说着,凶暴的差役就要进屋捉人。老妇人哭着哀求道:“行行好吧!留下她吧!你们实在要人,我跟你们去好了。

  我虽年老力衰,可是连夜赶到河阳,还来得及给你们做早饭呢!”“那就快走!”夜更深了,大地又死一般地沉寂。杜甫只隐隐约约听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。忽然一只寒鸦“哇”了一声,打断了杜甫的沉思。他环顾四周,真是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一片悲凉凄惨的景象。他犹信:“苛政猛于虎”、“赋敛之毒有甚是蛇”啊!他无可奈何地迈着艰难的步履向凄风愁雾中走去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2

  天刚蒙蒙亮,杜甫黯然与老翁告别。晨雾笼罩大地,一路上只有乌鸦的乱鸣,遍地的血迹,到处是新挖的坟墓。目睹这些,杜甫想起了昨晚的情景。

  临近黄昏,杜甫投宿到一个老百姓家里,两位老人对杜甫十分热情,高兴地接待了他。半夜里,杜甫刚要入睡,就听见急促的敲门声,老翁一听就急忙从后门跑到院子里翻围墙,躲了起来。老妇人安排好后,出门去应付官差。

  “怎么半天不开门?是不是在藏人呀?”还未进屋,差吏的怒斥就穿了进来。老妇人急忙向前解释,一阵赔礼道歉。“少罗嗦,快把你家得男丁叫出来。现在是战乱时期,大家都要想着为国出力,这也是你家的光荣!”差吏凶神恶煞,目光在四处扫描。

  “没有,我怎敢欺骗大人!”

  老妇人慌张起来了,差吏拍桌子,“不敢最好,要是让我知道你隐瞒,我就非杀了他不可!”抽出刀,在老妇人面墙晃动。

  老妇人一阵哆嗦,忍不住哭起来:“我本有三个儿子,他们早就前往邺城服役了。不久前,小儿子来信说,他两个哥哥已经战死了。活着的苟且活着,死了的就什么都完了。”差吏不耐烦了,说:“你家还有谁适合参军?”“再也没有了!”差吏正准备离去,忽然内屋传来孩子的嚎啕大哭。差吏又转了回来,“还说没有人了!”就要冲进卧室看个究竟,被老妇人拉着不放。官吏拔出刀,破口大骂。

  老妇人一看不妙,急忙说:“我还有一个未满月的孙子,因为孙子还在吃奶,所以儿媳就没有改嫁离开,但进进出出没有完整的衣裙,见不得人呀!”“其他我们管不了,上级规定你们家一定的复议。”老妇人咬咬牙,说:“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洗衣做饭都还可以的,你们就把我带走吧。现在就出发,或许可以赶到做明天的早饭。”

  夜深了,说话声也没有了。隐约听到了有低声的哭泣传来……

  天已经大亮,远处的狗叫打断了杜甫的思绪,他的脚步更加沉重了!

石壕吏改写作文3

  在石壕村投宿的这个晚上,周围阴森森的,好像要发生点不好的事。果然,半夜就有几个官吏四处抽壮丁,老头儿听见了,怕自己被抓,就翻墙逃跑啦。老妇人开门去看个究竟。

  开了门只听见官吏咆哮:“怎么才开门,你们家的男人呢?给我出来!”

  “官爷你听我说呀”老妇人未曾开口泪先流,“我们家有三个儿子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,他的两个哥哥都死在战场上了,只有他幸运的活了下来,他们的爸爸很久以前就死啦。家里哪来的男人呀!”

  “真的吗,那我可要进院子里看看。”小吏四处张望,“这种环境怎么可能有住了,我们到下一家去看看。”官吏刚一出门,室中传出了啼哭声。这可官吏激怒啦,一把就把老妇人推到在地:“不是说没人了吗”老妇人赶紧解释:“对不起呀!官爷,我是不想骗你,可我也是迫不得已呀,室中还有一个婴儿和她的母亲,你把她母亲抓了,那我孙子不是没奶喝了吗?求求你了,不要抓我媳妇儿。”

  官吏那里肯信相信,硬是要闯进去,老妇人一把抱住官吏的脚乞求道:“官爷,真的没别的人了,再说我那媳妇儿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,怎么方便见官爷您了,要不我去服兵役,好吗?”

  官吏一脚踢开她的手,愤怒的说:“要你有何用?”“虽然我没力气打仗了,但我还可以帮你们做早饭,求你啦官爷,不要抓我媳妇儿,让我代替她吧。”

  “那好吧,你就跟我走吧。”官吏无奈的说。

  夜深了,老头儿才回来,老头儿看老妇人不见啦,便和媳妇儿孙子哭作一团。天亮了,我只和那老头儿道别便上路了,回头看着老头孤单的身影,我心里一阵悲凉:这战乱何时是个头?

石壕吏改写作文4

  在一个傍晚,太阳已经在说再见的时候,杜甫独自一人骑在马上,来到了石壕村。在一位老婆婆家借宿了一晚。在吃过晚饭,准备休息的时候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。屋子里的老公公翻墙跑到远处躲藏了起来。

  随后便听到"咚咚咚"的响声。老婆婆去开门,出现在门外两个凶神恶煞的差役。眼睛瞪得大大的,问老婆婆:"把你家里的男人都交出来。"老婆婆悲伤地哭泣着走到差役面前说:"我家里本来有三个儿子,可就只剩下一个了。"差役好像有点傻又说:"那把其他两个交出了。"老婆婆接着说:"我的三个儿子都被抓取征兵了。现在我的一个儿子给我来了一封家信。其他两个儿子都战死在战场上了。"

  就在这时,屋子了的孙子被外面的吵声吓得哭了。差役听到了气汹汹的说:"家里不是还有人吗?"老婆婆说:"家里只剩下一个吃奶的孙子了。"那他的母亲呢?叫她出来。"孙子的母亲没有完整的衣服。就让我这个老太婆跟你们走吧。"你们别看我老太婆虽然年纪老,力气也不大,但也是可以帮忙的。差役已经十分不耐烦了,担又无可奈何,为了不被上头责骂,他只能勉强把老婆婆带回去凑数,他大力的扯了老婆婆一把说:"要给我耍什么花样,我暂且放过你家里那两个,给我走!"

  此时的杜甫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他十分同情他们,却又无能为力。夜很深了,说话的声音似乎没了,但好像听到有人在隐隐约约地哭泣……早只同老头告别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5

  眼看太阳就要落下去了,冷风吹着,我不禁打了寒战,我要快马加鞭得赶路了,我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一个村庄,走上前一看原来是石壕村。我也精疲力竭,就在这住下吧。我选了最东头的一户人家,从房子的外观看出来这个村子并不富裕。

  等到了深夜,听见有人气冲冲的在敲门,老妇人说:“老伴你从墙头走吧,我来应付他们。”老头说:“好的,你自己也小心点。”

  官差的叫喊声越来越响,连村子里的狗也跟着叫起来了。妇人的哭声是多么的痛苦

  妇人背驼得很厉害,那个拐杖也看起来那么憔悴了,妇人面色惨白,-缓缓地向前走着,眼神飘离说:“我有三个儿子都防守邺城,其中一个儿子托人捎信回来,说到其中两个儿子都是因为新战死了。活着的人苟且偷生,死了的人就永远停止了”。官差大声嘶吼着,仿佛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:“别磨磨唧唧的,赶紧叫一个人出来。”老妇人,撕心裂肺的哭声,悲切地说:“家里再没有男人了,就我一个老婆子还有一个还没断奶的孙子,和他的母亲。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一家子了。我们家现在因为没有男人,家里今年的收成也没有以往的多了。进进出出都没有完整的衣服。”老妇人虽然身体衰弱,但是说起这几句话来都不卑不亢的,老妇人为了这一家子今晚就要和官差回营去。还能赶上做早饭。

  夫人无奈的和官差走,到了深夜,没有人讲话的的声音了,等到了天亮的时候,诗人和那个老头一边握手一边道别,并告诉他老妇人被官差抓去当做饭的了,顿时老头充满笑意的脸变得僵硬,缓缓地走进屋去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6

  出场人物:老妇(妇)、差役1、差役2、儿媳妇(媳)、村民(民)

  布景:石壕村、一户穷人家门口

  【幕起】——

  画外音:差役到(敲门)

  役1:“有没有人在家?(没有声音,衙役提高了说话的声音,敲门的声音也更响了)有人的话,快点儿出来。”

  (老妇上)

  妇:“来了,来了。请问两位官爷有事吗?”(妇弯腰低声问役)

  役2:“你家里的男丁呢?”

  妇:“回官爷的话,我的三个儿子已到邺城去防守了。一个捎了书信回来,另外两个儿子已经战死沙场,能活下来的`活下来,死了的已经回不来了”。(役听了后生气的又问)

  役1:“难道就没有其他人了吗?我们将军等着用人呢!”(妇用衣袖捂着嘴,弯着腰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)

  妇:“官爷,实在对不起啊!家里就剩个吃奶的孙子,还有我的儿媳妇和我这个老婆子了。我请官爷放过我孙子和儿媳妇,请官爷让我去吧!说不定还能赶上给辛苦一天的将士们做顿早饭”。(妇说着说着,眼泪就哗啦拉的下来了,两个差役不知在一旁嘀咕什么,过了一会儿,只见其中一个差役居高临下地说)

  役2:“那也行,就你了,赶快走!”

  (妇用衣袖擦着眼泪又说)

  妇:请官爷行个方便,我跟家里人打个招呼就走,行吗?

  役2:(不耐烦)“真啰嗦,怎么这么麻烦呀!你快一点,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。”(老夫站在门口对里面低声抽泣的儿媳妇说)

  妇:“儿媳妇,你多保重呀!别把自己和孙子饿下了,我走了。”

  (老妇说完又哭了起来,里面的儿媳妇对老妇说)

  媳:“娘,您放心吧!”

石壕吏改写作文7

  傍晚时分,我投宿到石壕吏村一户老妇人家。夜晚,屋外传来阵阵叫喊声老妇人和老头儿听到这一动静,都显得很紧张,两位老人相互对望了一眼,接着,老头儿便爬墙逃走。老妇人喃喃地说:“来了。”又传来敲门声:“开门!开门!”老妇人扶着拐杖踉踉跄跄的去开门。怎么这么久才开门?”“小的身体不太舒服,走路不快;望着这两位大爷多多原谅。”差役噪叫的声音多么凶横!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又多么叫人伤心。我听到老妇人走上前去说话:三个儿子都去防守邺城了。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另外两个儿子最近刚刚战死。活下来的人都只是苟且偷生,死掉的人就永远没有了!家里再没有别的男人了,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。他的母亲没有离去,但她出入都没有完整的衣服。没有等到老妇人的话说完,官吏就大声地说,“少啰嗦总之你们家要有一个人去充军,要不然后果自己知道。”老妇人哭泣着说“尽管我年老力衰,但是请让我今晚跟你一起回营去,赶快到河阳去服役,还能够准备早饭。”,“那就快走”官吏恶狠狠的把老妇人带走了。

  看到这里,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,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,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。我就这样忍着,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。在远处的一个大树后面,有一个人在偷偷的流眼泪,原来是老头,我想他心里一定十分的难过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逃走。

  到了深夜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似乎听到有人低声在哭,我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,只同那个老头儿告别了。

  这一路上荒草凄凄,了无人烟;到处是断壁残檐,狼烟四起。唉,战争使多少老百姓家破人亡啊!他下定决心,一定要扶持唐朝江山,平定安史之乱,给天下所有贫民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8

 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我逃亡到投宿到一个名叫石壕镇的地方。天刚黑,远远的听到有一阵呼喊声。仔细一听,原来是两个公差在抓人服役。那家老头见势不妙,便翻墙跑了。

  “蹦蹦蹦”,“快开门!”官吏的叫喊恶狠狠的。一个扶着拐杖的老妇人出来了,打开门,迎接两位公差。公差一边张望一边问:“怎么叫了这么久才开门?快说家里有没有男人?我劝你不要说谎,不然要了你的老命。”老妇人走上前去对公差说:“唉!家中有三个儿子,都在邺城当兵,一个儿子捎信来说:他的两个兄弟,也就是我的另两个儿子已经战死沙场,室中再无男人。”公差听了继续逼问老妇人:“你说的可是实话!”老妇人连连点头。公差扭头正准备走时,屋中传来一阵啼哭声,公差一听,回头叫住老妇人,对老妇人大吼:“你不是说里面没人吗?怎么会有啼哭声?”老妇人慌忙回答:“里面只有一个小孙字。”公差听了说:“有小孩就一定有他的母亲,快把她交出来。”老妇人拖住公差的手:“有孙子在喝奶,所以她妈妈还没有离开,进进出出没有一条完整的衣服,所以不能出来见人!”公差一听就冒火了,说:“你这老太婆,真不识好歹,有人你不交,你是想蒙骗我们,想让我们交不了差吗?让开!”

  老妇人拼命拦住:“不行啊,我孙子还小呢!这样吧,我虽然力气衰退了,但是请让我今晚跟你们一起回营去吧,我去河阳服役吧,求求你们了!”公差看了看这个老妇人,说:“你这老骨头去了有什么用?什么也不能做,还加重我们负担,算了,我还是去抓里面那个女的吧!”老妇人连忙抱住公差的脚,跪下说:“我有用,我可以为你们做早饭。”公差听了,觉得有道理,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!就你了,跟我们走吧!”就这样,老妇人扶这拐杖和公差们一步一步消失在石壕镇的树林中……

  唉,直到今天,这幅悲惨的画面还常常出现在我眼前!

石壕吏改写作文9

  天色已经晚了,我投诉到了石壕村的一户人家。投宿的那户人家只有一对年迈的老人、他们的儿媳和尚未断奶的小孙子。

  半夜时分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把我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惊醒。这么晚了,会是什么人呢?一会儿,就听到咚咚的砸门声,还传来粗暴的吼声:“快开门,快开门!官老爷来了。”不用说,又是县吏来捉人去当兵。这时只听老妇人小声说:“你快走,从后边墙上跳过去。”老翁说了声:“你可要小心啊!”便走了。

  老妇人去开了柴门,同时传来县吏粗暴的吼声:“你家男人呢?快叫出来。”老妇人哀哀地哭诉道:“我的三个儿子都被征去防守邺城了。前两天,小儿子捎信回来说,他的两个哥哥都战死了,他也是苟且活着,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战死……”老妇人的哭诉令人心碎。县吏打断老妇人的话,怒吼道;“别废话了,快交出人来。”老妇人抽泣着:“屋里真没人了,你们看,这是我儿子刚捎回的信……”只听县吏大发雷霆:“啰嗦什么,谁看你的信!我们只要人,快交出入来!”老妇人战战兢兢地说:“老爷,真没人了……”话还没完,婴儿“哇哇”地哭声响了起来。县吏抓到了把柄,喝斥道:“你竟敢撒谎!不是有孩子哭吗?”老妇人不得已,这才说:“只有个小孙子,可他还在吃奶啊!”官吏瞪圆了眼睛:“老太太,有孩子就有母亲,带他的母亲出来服役也可以。”只听老妇人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哀求道:“老爷,她丈夫在邺城战死了,她衣不蔽体怎么见人啊。求求你们看在我两个战死的儿子的份上,看在我孙儿幼小要母亲奶养的份上,行行好,放过我那苦命的儿媳吧!”县吏威逼道:“不行!抓不到人我们怎么去交差?”老妇人没法,只得恳切地哀求道:“我虽然年岁已大了,但我还能做些杂活儿。你们就带我去吧。赶紧到河阳去服役,还来得及为军士们做早饭。”

  夜沉沉的,四周一片寂静。可诗人仿佛还听到低低的哭泣声。诗人一夜未眠,天蒙蒙亮时,他起身与房东告别,只看到那老翁孤零零地在叹息。

石壕吏改写作文10

  “老伯,我能在这里住宿一晚吗?”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找到了较近的一户人家,打开房门,我看见一位瘦弱的老伯站在我面前。老伯一看见我大惊道“您难道是杜大人?”“是我”“快请进”

  我一进门,屋内装修简陋,家具简朴。家中还有一位老妇、一位穿着破损的妇女和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。到家坐好后,老伯问我“不知道杜大人经过我家,想去哪里?”“我要去西安,天黑了,路过此处,就想来这里借宿一晚。”

 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阵阵的狗叫声、嘈杂声,声音越来越大。老伯一听,魂不附体,说了句“军队又来征兵了!”赶忙翻出了自家的石墙,狼狈而逃。老妇也连忙让我躲起来。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老妇自己走出了屋门。我躲在屋内,听着外面老妇与差役的交谈。

  “快把你们家人都叫出来!”“怎么就这几个女人?没有男人吗?”“差役大人,现在安史之乱,我的三个儿子都在守邺城,一个几天前刚捎信回来,说其他两个人都战死了。死了的就死了,活着的也只能是苟且活着”“少说废话!没有男人那就拿那个妇女充军!”老妇眼看诉苦没用,媳妇就要被抓去充军,只能狠下心来,跟差役说:“差役大人,我们媳妇她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!怎能去充军?如果你们一定要人,就拿我充军吧!我虽然老了,但是给军队烧水做饭也是可以的,你们若是现在带我走,也许还能到河阳给战士们做早饭呢!”

  差役们只好把老妇带走了。只留下媳妇和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。媳妇抱着孩子从外面回来,默默的坐在那里,什么话也没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