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冈作文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初中作文 > 初二作文 > 正文

初二作文

初二期末作文:黄昏的美_2000字

admin2020-11-28初二作文302
  傍晚,操劳了一天的落日妈妈毕竟不妨定下心来做点女红了。  ——题记。  也不见她何如办法,便将那缠在她浑身的团团金线弹散开来,柔嫩若水般地垂落进这争

  傍晚,操劳了一天的落日妈妈毕竟不妨定下心来做点女红了

  ——题记

  也不见她何如办法,便将那缠在她浑身的团团金线弹散开来,柔嫩若水般地垂落进这争辩的尘世。再看她轻拈的针,针名“晚风”,佳酿般地温柔绵长。“从何处发端呢?”落日妈妈的眉微蹙着,温柔的眼光微垂下,何处——一行梧桐后隐者一所小学,两扇铁栅门前堵着一群人。“先从这边吧——”,落日妈妈轻轻一笑。只短促间,醉人的晚风便牵引着温柔的金线铺在了那一方地盘,针脚斜斜密密。

  何处,倚树的老者,靠车而坐的夫君,背手而立的女人,撑着各色牌号的小贩,拔着各自的脖子,受了磁石吸引般的齐齐向门里查看着。跟着一声洪亮的铃响,摇动摇荡的金色书包们,变把戏般的,一个接一个地朝门口的人群了飞着。灿烂的笑声,关心的呼吁声从何处响到这边,又从东响到西。此时一个一个拔起的脖子快乐地俯下,把儿童拉到各自的怀里、车上,欢乐着朝各自的巢中飞去。门口的老榕树上,雏雀儿伸着红红的脖子,展着光秃秃的党羽,叽叽喳喳地啄着老雀儿喙间的虫子。儿童呢?也在那各自的“巢”里,大肆地闹着笑着,很愚笨地吃着佐在爱里的饭菜,很愚笨的喝下盛在爱的杯子里的水。窗外,树梢,遥遥西天上,惟有她,惟有她还在静静焚烧着,垂爱着这爆发的一切的十足。长远的天际里有如有如传来妈妈那甘甜的催梦谣……

  但是慈爱的母亲并未休憩,她柔嫩的手重又抖起道道金线头,由晚风衔着,缝进了那扇光亮的窗,斜斜的针脚在室内一张一张纯洁的书桌上轻挪着姗姗舞步,紧接着又走马观花般的晕到了向往于书中的儿童身上,流利的为那一根根纤悉的手指缝上了一套通明的红纱,儿童带着平均的呼吸,爱岗敬业的看发端中满书的金黄,澄清的眼光扬起,探求妈妈似的瞭望着窗外的落日。他找到了落日妈妈和缓的眼光,落日妈妈看到了他暗淡的眼珠,宁静地把宁靖缝到了他无忧的目光里。

  落日妈妈又在室内的书架上漫补了一圈后,才恋恋不舍的把线结在食指上,旋即弹出了窗,轻轻洒落在不遥远的那天细悠长长的青石小道上。青石道旁两行枫,青石道上落满红。落日母亲一面补缀着,一面快乐的望着那对相依相偎的儿童。那两湾宁靖的眼湖向着落日母亲泛着粼粼的波光,犹如碎了的流星一律。而后他们又约好了似的相视一笑,轻轻踏在一地的红枫身上。大概是落日妈妈看的太沉迷了吧,才使晚风一不提防缝乱了女孩儿夜一律的头发,但是,落日妈妈还没来得及反馈,经心的男孩儿便贴过身来挽顺了它们。在傍晚的天井中,爱是那么天然而然地渐渐变浓,不必谈话证明,有落日妈妈斜斜柔柔的金线补缀着爱情。

  落日母亲在耳鬓上轻轻把针抹了一抹,晚风登时走到了另一个有些陈腐的场合。

  红漆剥落了的两扇木门嵌在爬满了枯萎爬山虎的墙上,晚风拂着那干干的葛蔓越上了房,静静地扫洒在着满尘的灰色瓦砾上,一个鲤鱼翻身,柔柔的金线便又裹在了天井里的两棵树上。靠西的一棵是一株虬龙槐,槐底围着一圈鹤发苍苍的老翁,圈子中心是部分青色的石桌,桌上是一盘厮杀着的棋。功夫的风霜在他们身上留住了深深的图章。靠东的一棵是一株新栽上的龙爪柳,龙爪柳脚底踩着一片有些泛黄的三叶草地,细细的腰围在草地中心扭动着,连晚风也不自禁的溜来日挠了挠它那非合流的发型。草地上,几位老祖母推着各自的乖孙孙,乐陶陶地,彼此搭着话儿。看着这些动作踉跄的“老儿童”,落日妈妈表露出同样怜爱的眼光,晚风穿过,枝桠微颤,有如揭露了一身黄雪,零碎的散落在棋枰上,散落在老翁斑白的头发上,散落在泛黄的草地里。

  从天井里出来,落日妈妈的红红毛线仍旧不多了,落日妈妈看着这些剩下的金线,目光贸然闪过一丝忧伤……

  逊色的当儿,落日妈妈的针仍旧停在了尘世的十字路口

  在乡野之村,渔民渔舟唱晚的同时,跻身于多数市的人们保持拥堵在装有三色灯的十字路口。红灯时,他们定定的等在黄线反面,快速冷冻带鱼般的脸色忽视的盯着火线;黄灯将灭未灭绿灯将明未明的间儿里,一条条冻鱼在一只神奇的手的诱引下,竞走般的越过马路去,那动作就有如在说:“越来日,我即是带龙了!”落日妈妈疼爱的看着这些被施了咒语的儿童,看着他们本来淳厚的精神被一群叫做“吸魂鬼”的毒蜘蛛的丝紧紧粘附着,它们吸食着她的儿童的精神,让她的儿童神经凌乱,不知中断的奔走再奔走,直到遗失知觉。这十足,看在一位单薄的母亲眼里,叫她怎不疼爱?赤色残照是她无声的感慨。但是,看啊?看她做了什么——

  轻荡的晚风里,只见她天女散花般的舞动起结余的金线,万道金丝在鱼鳞般的云中来往返回穿越,她慈爱的面貌,因太过耗神而显出一团殷红。穿越着的线渐渐缝出了一方五彩的天衣,她看上去那样秀美,那样让民心醉。母亲微喘着垂视着尘世,何处,她看到,一切等在十字路口的儿童的眼睛闪耀着,她领会,那件神衣仍旧穿在了每部分内心,遣散着附在他们内心的毒蜘蛛。晚风滑过,她轻轻地舒了连续。

  拈发端中结果一缕金丝,落日妈妈将它渐渐的结入树梢,结入青石巷子,结入斑驳的天井,结入操劳的十字路口。之后又爱怜地瞥了一眼着争辩的尘世,才合意的闭上了通红的眼睛:“都缝好了,都缝好了……”